輔仁大學 理工學院 新實驗大樓
回上頁
大愛之光-懷念 郝思漢神父 2016.05.04

 愛之光 heart  懷念

 

郝思漢神父(Heinz Hesselfeld,1930-2010),德籍聖言會神父,曾任輔仁大學理工學院院長暨物理系主任,又在90年代至中國南昌創辦中德聯合研究所。郝神父於2010年12月6日蒙主寵召,身為他的主治醫師,《人籟》總編輯江漢聲醫師懷著內心滿盈的感動,寫下這篇追思文章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一次見到慈祥和藹的郝神父是在輔大診所,雖然全身病痛,他卻說:「我一定要去南昌。」

原來在南昌,郝神父有一群輔大三十年來的物理系學生們,為他歡慶八十歲大壽;此外,更有一群熱愛他的小朋友,在等他們的「好爺爺」。

學生心中的精神指標 yes

       1965年,這位德國聖言會的神父奉派來台灣輔仁大學接任物理系的主任,為了要擔任這個職務,原本已得到哲學、神學博士的年輕神父還到美國重新學物理,此外還學英文、學國語。也真難為他,為了記學生名字,剛開始還把每一位學生的名字都寫上注音符號。三十年一晃而過,他不僅記得每一位學生的名字,甚至他們配偶的名字,因為他熱心為許多學生證婚。當然,三十年來學生們都熱愛著他,如果問起輔大物理系的校友,他們會說,他是輔大物理系的精神指標......

        郝神父在南昌過了非常歡樂的生日宴之後,卻發現雙腳已不良於行,因此緊急回台就醫。做為他的主治醫師,我們診斷出他的攝護腺癌已經已經侵襲到脊椎、壓迫到神經,於是開始幫他做放射治療。我常用不太流利的德文逗他開心,因為他總是憂心這個、憂心那個,包括捨不得教會替他花太多錢。我對他說:「您這輩子為我們做這麼多事,我們願意為您花再多的錢也在所不惜。」

好爺爺謝謝您heart

       事實上,他總是在募更多的錢給別人用。從一開始為輔大物理系和理工學院募各種儀器,接著他到中國江西的南昌大學創設食品科學院,募到最完好的工廠設備,成為中國大陸的重點食品科學院。後來,他在江西發現有些地區的小學生們為了上學,要走四個小時的路程。這些可愛而又心苦的孩子們終於等到了天使郝爺爺,為他們奔走募款、蓋起一棟棟的宿舍。從此,他們可以快快樂樂的住在宿舍裡,也方便到學校去上課、學習。郝神父一共蓋了二十棟宿舍,遍佈江西各地,在那裡,到處有人從心底感謝這位「好爺爺」。

       郝神父做事的態度很令人感動。在沒有影印機的時代,在沒有影印機的時代,他用打字機和複寫紙,一字一字的打出募款信,打動每個人的心。即使今天有E-mail,他給每個人的感謝信,也是一字一句、一封又一封的寄出。不複製真情和感激。所以在病房時他也離不開電腦,很少出去散心或是曬太陽,因為他還不斷在工作。由於放射治療的效果不好、他的情緒低落,因為註定要坐輪椅了。我安慰他,即使如此,攝護腺癌大半可拖上一兩年或更久,他苦笑一下說:「讓我們面對現實吧,我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! 」郝神父的病情放彷彿天主的決定,進展有些出人意料。本來一切穩定,突然進入昏迷送到加護病房,也許是勉疫下降引起的病毒感染。經過搶救後,他又奇蹟似地恢復過來。在清醒的時候,他最喜歡朋友來,在旁邊為他祈禱;而在昏迷的那段時間,看他躁動和痛苦,醫護人員以為是他癌症轉移到骨頭的疼痛,因此為他加強止痛藥的劑量,卻引起他呼吸困難。「郝神父應該不是痛,他祇是不喜歡孤獨和被束縛。」所以,我主張停掉止痛藥,果然,他又悠悠醒來。

永遠散發著「光」與「電」enlightened

       郝神父是樂觀爽朗的人,大家都喜歡親近他,因為他總是用心去愛每一個人,像是不斷在散發著光和熱,因此在物理的領域裡,他也獨鍾「光電」。他認為「光」來自天主、「光」給世人溫暖、「光」的能量可以做更多科學的研究和運用來造福人類。也由於他的慧眼匠心,輔大物理系在光電領域造就出不少人才,目前在台灣產業、學術界可說是桃李滿天下,郝神父貢獻厥偉。也許是在加護病房狹窄緊張的空間裡得不到陽光的緣故,郝神父常常躁動不安,所以在病情穩定之後,我們打算把他轉出加護病房。可是就在前一個晚上,他的血壓突然下降,他對來看他的柏神父說他不想再麻煩大加了,天主畢竟也聽了他的祈禱,隔天早上他就平靜的走了。

       也許,天主讓他卸下勞苦的重擔,讓他早些沐浴在天堂永恆之光中。郝神父用光來詮釋輔大的真善美聖,而他的大愛之光更見證了聖言,溫煦了每個人的心。

 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_-LtMvEdc8